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谁买我的奶牛我就给谁磕头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7:13:40

谁买我的奶牛,我就给谁磕头

乳品加工企业选择了一个无法掌控的市场,奶农们选择了一个个负不起的“东家”。当初,不少奶农为了致富,举债引进每头单价高达1万多元的奶牛,而如今,瞬息万变的市场,让这些奶农“奶里淘金”的好梦难

圆。他们在焦急中呼喊———

鲜牛奶屡屡倒进了臭水沟

“有什么办法呢?今天一大早就在这里等着,可是公司收奶的人到现在还没来。我这些牛奶就只能浇地了。”奶农陆先生一脸无奈地对说。在鲜奶储存室,两个大冷藏槽内已经装满了鲜牛奶,旁边还放着四个白色的桶,里面也盛满了牛奶。眼看已经下午了,这些早晨交来的鲜奶还没收走。

在元氏县姬村镇城郎村,提起倒奶的事,奶牛养殖户武先生兄弟俩就心如刀搅。“那倒掉的那是牛奶,那可是我们的血汗呀!”仅他们兄弟俩,今年5月份一个月内,就已经6次倒掉了加起来有1000多公斤被拒收的牛奶。城郎村奶牛养殖小区共有13户奶农,今年5月份以前,奶牛存栏300多头,每天出产7吨多鲜奶。5月份以来,“倒奶事件”隔三差五就会在这里频频上演。无奈的奶农开始陆续卖牛,目前已卖掉60多头奶牛。

当地媒体报道,6月1日上午,在行唐三鹿乳业有限公司院里,上碑镇一名奶贩忍痛把5吨多鲜奶倒进下水道。5月份,他先后4次共倒掉20多吨鲜奶,经济损失达2万多元。

难道牛奶真的是多得喝不了吗?据有关资料,2003年河北省乳品加工企业日处理鲜奶能力达6400吨,而全河北省的奶牛日产鲜奶只有4100吨,缺口达2300吨。那么“倒奶事件”的屡屡再现,究竟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呢?

饲料价格上涨乳业公司压价

在鹿泉市上庄镇大宋楼村,奶农张先生告诉,与去年相比,玉米从每斤0.5元涨到了0.65元,麸皮从0.3元涨到了0.5元。可是,牛奶收购价虽然表面看一直是每斤0.8元左右,实际上降了不少。在鹿泉市铜冶镇,奶农林先生告诉,“同一头奶牛、喂同样的饲料、挤出的奶今天是一级,第二天可能就变成了三级、四级了。”“有时的检测就是为了压价,有的牛奶检测说是不合格,但如果三角、五角降级降价卖,他们还会收。”鹿泉市上庄镇一家奶站的董先生说,“关键是奶多了,乳业公司用不完了,就只能有合格有不合格。”在元氏县槐阳镇杜庄村,奶农杨先生说,“想把奶牛卖掉,但现在连奶牛都是有价无市。”

过去,养头奶牛,一年可挣2000多元。现在,如果加上电费、兽药、工钱,养奶牛几乎完全是赔钱的买卖。能赚钱的惟一的希望是让母牛下仔。运气好的话,下个母牛仔,能卖5000元,下个公牛仔就只能卖300元。

由于受阜阳假奶粉事件影响,整个奶业市场滞销,乳品生产厂家开工不足,鲜奶需求量缩小,厂家实行了被奶农称为“高压政策”的限量收购。采访中了解到,一些厂家压级压价拒收鲜奶,才导致了“倒奶事件”的发生。

没想到惨剧来得这么早

就倒牛奶的根本原因,石家庄三鹿集团有关负责人曾向当地媒体的坦言:“原本想此事会到今年晚些时候发生,真没想到来得这么早。”

石家庄三鹿乳品有限公司副经理张振哺向媒体介绍,原来在河北争夺奶源的德州光明、北京蒙牛、廊坊伊利等企业,近来都实行鲜奶限量收购,许多过去外流的奶源大量回流,约有100多万吨,三鹿集团难以消化,从而造成石家庄周边县市奶源的区域性相对过剩。由于各地在农业结构调整中积极鼓励农民发展奶牛养殖,奶牛存栏数量急剧增加,而且大多数奶牛正在进入产奶高峰期,鲜奶供应量以每年25%至30%的速度增加,从而加剧了供需矛盾。

三鹿集团奶源管理部部长吴聚生告诉,他们曾预测,今年秋季可能会出现倒奶事件,并就此已向有关部门汇报了,但没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快。他认为,这是市场无序竞争的结果。虽然从社会上来说,三鹿集团正在考虑接收一些奶户,但这也需要一个过程。

但有奶农质疑,在奶源大战时怎么没出现奶源过剩?他们本能地觉得,把自己单吊在一棵树上,风险太大。一旦这个企业垮了,我们只有杀牛吃肉。如果任其事态发展,最终还势必会导致伤及整个奶产业的发展基础。奶农林先生告诉,“过去,听说外地的蒙牛、伊利公司要来我们这里办厂、建奶站,但没弄成。假如外地公司与本地公司展开竞争,我们就可以选择,奶价也很可能不会像今天这么低。我们希望外地奶业公司到这里竞争!”
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挂号电话
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在哪儿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
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在哪个区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专家门诊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